集團 業務

當前位置:
集團業務 >行業動態

股權市場營建創投新生態:頭部效應凸顯 更多“國資領投”

2023-05-12 17:05

隨著“合肥模式”“深圳模式”等成功推行,不少省份也展開了創投競賽,相繼推出多項支持政策,或直接推出政府引導基金培育地方優勢產業。

來源 | 中國網

作為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,我國股權投資市場經過近40年的發展,在促進創新資本形成、發展直接融資、助推產業轉型升級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,已成為促進新舊動能轉換的發動機、推動經濟結構優化的助推器、優化資源配置的催化劑和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生力軍。

數據顯示,截至2023年2月底,我國股權市場活躍機構約4000家,市場規模約14萬億元。與此同時,股權市場也面臨新機遇,呈現新特點。

頭部效應凸顯

2023年以來,我國股權市場快速上升。全球金融周期、中國宏觀政策、區域產業戰略、資本市場改革等因素同向正面共振,股權投資市場優勝劣汰加速、頭部效應凸顯。從募資端看,股權投資市場呈現頭部化、本土化、國資化的特征。

中信證券研究部報告統計顯示,2022年全年,新募基金數量同比上升1.2%;新募基金規模2.16萬億元,同比下降2.3%。類型方面,創業投資基金數量占比明顯提升。具體來看,一是頭部化特征明顯。10億元以上基金數量占比約7.6%,但其對應的募集規模占比超六成;二是本土化為主體。2022年人民幣基金募集規模占比達88.4%;三是國資化為主導。百億元以上基金中,國資背景管理人的管理規模占比約為95%。

同時,硬科技領域投資熱度提升。2022年,股權市場全年投資案例數同比下降13.6%;投資金額同比下降36.2%。投資輪次分布上,投資機構一方面積極“投早投小”,2022年A輪投資金額約2200億元,占比近25%;另一方面偏好是“投確定”,2022年E及E輪之后的投資金額約為1400億元,占比超15%。伴隨著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和安全自主可控意識的提升,硬科技領域的投資熱度也在提升。例如,半導體及電子設備的投資金額占比從2020年的11%提升至2022年的25%。

從退出渠道看,IPO企業中VC/PE的滲透率不斷提升。雖然2022年IPO退出占比首次出現微幅下降,但占比仍在60%以上。IPO企業的VC/PE滲透率長期呈上升趨勢,2022年已接近70%。境內上市的退出收益上升,回報約6.2倍;境外上市退出收益下降,回報約4倍。同時,股權投資機構退出方式越發多元化,股權轉讓、回購、并購退出占比提升。

回歸投資本源

中信證券總經理楊明輝表示,2023年開年以來,我國經濟穩步復蘇,市場預期和信心明顯提升。我國經濟韌性強、潛力大、活力足,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不會改變,科技創新能力持續進步,產業鏈、供應鏈越發穩定,全球資金與居民財富繼續更加堅定地增配中國權益資產。預計本輪美國加息周期臨近尾聲,年內有望步入全球流動性寬松、信用擴張周期。這有利于降低中長期融資成本,在融資端為股權機構帶來更充裕的資金。

湖南大學金融與統計學院教授劉健鈞認為,股票發行全面注冊制促進“投資—退出—再投資”良性循環。一方面,全面注冊制有望緩解退出端壓力;另一方面,全面注冊制有望收窄一二級市場價差,促進投資機構回歸價值投資本源。

在全面注冊制下,上市企業的擴容和上市節奏的加快使得IPO套利空間進一步收窄,市場優勝劣汰機制不斷強化。發行上市不再是穩定獲利的方式,只有真正具有創新能力的優質項目才會有更好的估值和流動性。因此,股權機構也將逐步從IPO數量的比拼邁向投資能力的角逐,倒逼股權機構回歸價值投資本源,形成更良好的投資生態。

對企業而言,從初創成長到上市退出的節奏加快、周期縮短,將導致投資機構把投資周期前移,在更早期的階段介入投資,進而強化了“投早投小投未來”的趨勢。

業內專家表示,全面注冊制有利于前期投入高、盈利能力弱的科技和制造類企業在國內上市獲得直接融資,結合科創板、創業板、北交所等不同定位板塊的設立,使資本市場對科技創新企業的服務功能大幅提升。

更多“國資領投”

近年來,國資股權投資成功案例屢見不鮮,國有資本股權投資參與度持續加深。

產融結合模式體現了地方政府對股權投融資的重視。有專家表示,產融結合是以企業股權的形式,通過股權投資和股權交易進行資產管理,以國有資本帶動民間資本、產業資本以及其他社會資本,持續做大地方政府的“蛋糕”。對地方政府來說,也不僅僅是解決就業和稅收問題,還能作為股東直接分享來自項目的分紅。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地方政府的財力和對項目投資的資金回轉率,從而提升了投資回報率。

隨著地方政府的不斷探索,涌現出了“合肥模式”“深圳模式”等產融結合模式。據介紹,“合肥模式”主要是通過地方政府“國資領投”,以政府基金為主導,以產業招商為先導的產業投資方式。該模式能充分發揮產業政策作用,并準確把握投資機會,通過投資專業化能力強的團隊,深耕產業鏈。該模式投資了包括京東方、蔚來等眾多知名的戰略性新興企業,并帶動配套企業入駐合肥。

“深圳模式”主要通過“創投+園區”,圍繞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集群打造“20+8”配套產業基金群,以租金、技術入股、合作等方式,為新型科技企業提供資金支持,并分享高科技產業發展紅利,優化投資環境,吸引社會資本。

隨著“合肥模式”“深圳模式”等成功推行,不少省份也展開了創投競賽,相繼推出多項支持政策,或直接推出政府引導基金培育地方優勢產業。

2022年起,包括北京、河南、浙江、山東、安徽、四川等省份明確支持創投高質量發展,多省發力推動股權市場資金從風投重鎮的北京、上海、浙江等地,向全國各地擴散,為區域高質量項目帶來大量增量資金。

業內專家表示,“國資領投”有望發揮財政的杠桿效應,帶動產業資本、民間資本等社會資本入局,在哺育中小企業、強鏈補鏈方面發揮重要作用,引導市場化資金“投早投小投創新”,培育本地產業鏈成長。

隨著國有資本股權投資參與度持續加深,有一些問題逐漸顯現。有專家表示,目前,產融結合實踐中出現了幾組矛盾:一是財政資金保值增值目標與市場化運作的矛盾,不可忽視。比如,引導基金能不能虧錢?如何公平而科學追責等,這些重要問題均需要厘清。二是國資地域屬性與資本逐利之間的矛盾,需要辯證看待。比如,一些地方政府在實踐操作中,不注重對國資投資回報率的考量,而是通過基金招商,引導項目落在當地等。

OA系統 學習平臺 科投社區
返回頂部
給我留言

驗證碼:

看不清換一張
你懂的欧美视频免费观看_日本被黑人强伦姧人妻_中文字幕中出在线_亚洲精品天天影视综合网